首页 >行业研究 >LME镍暴涨72%下的风险思考

LME镍暴涨72%下的风险思考

2022-03-10 15:39:42

从昨天3月7日晚上到今天早上9点,LME镍价暴涨的消息刷了两次微信朋友圈。


一次是上期所夜盘开始以后,开盘大涨15%,继日盘涨停以后,再次涨停。而LME镍由于没有涨跌停制度,在晚上9点以后快速上涨60%,价格涨到46000美元/吨,之后快速回落,小伙伴们纷纷惊呼见证历史;另一次是今天早盘,LME镍价格最高涨到55000美元/吨,收盘50300,暴涨72.67%,创下大宗商品价格单日涨幅的历史记录,创下历史新高。妖镍再次证实了自己的称号名不虚传。

图片1.png

所谓“大涨大跌故事多”,市场传闻“俄乌战争在镍期货打响:传嘉能猎杀中国世界500强企业20万吨做空期权”,导致青山亏损80亿美元,并“要求青山让出印尼镍矿的60%股权”。


一些评论区的吃瓜小伙伴问为什么青山在下游新能源汽车行业如火如荼的背景下,巨量做空镍?是不是投机?其实,如果了解镍历史价格走势、生产工艺的改进对于镍价影响、青山在镍与不锈钢行业地位的话,就能理解是青山有充分理由进行做空,20万吨的数量相对于自身生产需求也并不是超量。


2007年,中国人将国外的RKEF工艺发扬光大,曾经将LME镍从51800美元/吨,拉低到2万以下,使得下游不锈钢产品变得经济实惠。而2021年12月9日青山宣布印尼青山园区首条高冰镍产线正式投产,使得下游硫酸镍及高镍新能源产品似乎变得不再高不可攀,引发市场连续下跌5天。有期货公司认为“青山集团镍锍的量产引发了供给侧的调整。硫酸镍的供应瓶颈已经被打破,镍价上涨空间有限”。

图片2.png

同时,为了满足动力电池对镍的需求,青山集团于2020年7月开始在印尼试生产高锍镍,并于去年年底正式投产。随着更多设施在印尼投产,青山集团的目标是在2021年生产60万吨含镍当量,2022年生产85万吨,2023年生产110万吨。因此结合生产成本和利润情况,如果如传闻所言,对于青山来说,20万吨的做空量,是产业上游供应巨头做空套保的合理选择。


一个世界500强中国民企,一个高度专注于产业的低调公司,对产业的理解和把握远超出一般人的认知。其中的真假是非,相信不久就会公示天下。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对于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做套期保值的启示。


首先,在这个历史性的巨幅涨跌下,镍产业链企业会是高度紧张的尖峰时刻。各个环节中如果是固定价协议,预防毁约等,是风险防范的重要一步。上游的镍矿和镍铁生产企业,要筹集和缴纳期货保证金;中游镍贸易商,一般对部分乃至大部分敞口进行套保,而会裸露部分现货头寸,在这个情况下,追保也是当务之急;而对下游不锈钢企业、硫酸镍等新能源电池企业等,则要承担巨大的成本压力,还要往终端用料企业催收合同风险金,点价保证金等。同时,镍作为高单价且低损耗的货物,长期作为理想的抵押品,因此供应链金融企业对于货物估值和抵押率的调整,也会提上日程。


其次,场外期权是一场裸奔游戏。特别是跟国外经纪公司签订的场外期权合约,在累计巨量的合同的时候,往往会成为被猎杀的对象。金融资本会静候时机,会在因缘际会之际毫不犹豫地暴露嗜血的面目。这个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候,国内企业发生的航空公司、电力公司等诸多场外期权风险案例中可见一斑。尤其像游戏规则完全由国外资本机构制定,且自我监管方有待完善的期货交易平台上,给庄家和大资金兴风作浪提供了市场,价格运行可能会远远偏离发现价格、服务实体的衍生品市场功能。


再次,企业衍生品套期保值的现金流风险是最显性和直接的风险,套期保值很有可能会加剧这种风险。由于基差的影响,期现套保并不能保证完全的对冲效果,同时现货销售和回款的滞后乃至不畅,可能并不能支持企业在衍生品上追保的需求时候,企业就会暴露现金流风险。正如国资委8号文件所说,开展金融衍生业务要 “与企业资金实力、交易处理能力相适应”,企业进行套期保值,企业的资金能力和衍生品的掌握能力是先决条件,是在套保数量、价格走势和基差判断等业务层次要素之前就应该确定的。


最后,卖空期权不是合适的套保工具,推荐考虑买入亚式期权。虽然产业链上游企业,会在实务中采取卖出看涨期权这种备兑期权策略作为风险工具,但是在我国的套期会计准则中,不把单独卖出的期权作为合格的套期工具。作为长期的巨量的采用期权进行套期保值,可以参考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案例,将买入亚式期权作为常规的套期保值工具。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墨西哥政府使用过多种避险工具,包括原油价格联接票据、期货、掉期、期权等。目前主要是原油亚式看跌期权,当结算价格超过过去一年平均油价时执行。这种策略使墨西哥政府能够在整个财政年度锁定最低平均油价。


自2001年以来,墨西哥大约每年花费GDP的0.1%来购买这种亚式看跌期权。在2019年,墨西哥则支出了12.3亿美元,锁定价为平均55美元/桶。在2020年初,墨西哥财政部长阿图罗·埃雷拉表示,2020年全球最大的主权石油对冲交易将花费墨西哥约十亿美元,将墨西哥的石油出口价格锁定在了平均每桶49美元。


该公司在2009、2015、2016年执行过期权,执行期权所产生的收入大约分别是当年GDP的0.5%、0.6%与0.3%。

图片3.png

图片4.png

在2020年油价暴跌的情况下,相比其他同样依赖于石油收入的经济体,墨西哥对冲交易有助于稳定财政收入和国家债券评级等。


跟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一样,青山出产的镍铁等非标品,并不能直接在期货市场上进行交割,这确实会给期货市场炒作者以可乘之机,大幅拉涨,逼空交易。


作为500强企业,行业龙头公司或者国有企业等,采用场外期权交易进行套期保值的时候,长期稳定地买入亚式期权作为常规套保工具,而将领导者精力放在企业生产经营上,既是企业运营之道,也是爱惜羽毛的明智之举。


同时,企业进行风险管理系统建设,采用CTRM系统进行企业大宗商品敞口的市场风险评估、跟踪、预警和报告,也会为企业进行风险管理如虎添翼。

  • 企业邮箱     hr@qmgf.net
  • 手机            189 1098 9092
  • 北京总部     010 5624 5986
  • 上海分部     021 5213 8358
  • 长沙分部     0731 8558 5727
  • 华融启明 “ 公众号 ”

版权所有 北京华融启明风险管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2008-2016。

京ICP备17016914号-1